地方资讯

魏则西事件:百度的竞价排名 莆田系的身影

  核心提示大学生魏则西的死,引发了社会对诸多问题的连锁追问。尽管目前涉事的公立三甲医院没有任何公开回应,但卷入舆论漩涡的百度已经三次发声回应。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2日指出,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对此,百度公司第三次发声明,称百度将全力配合主管部门调查,接受监督,不给互联网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可乘之机。

  魏则西今年21岁,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罹患滑膜肉瘤后,于今年4月12日呼吸衰竭离开人世。求医过程中,魏则西从百度搜索中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稳稳排在搜索结果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

  魏则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被该医院李医生告知可治疗。魏则西父亲表示,当时已经将生的希望寄托在这家医院从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上。“百度宣传得那么好,在医院科室门口滚动播出媒体的什么健康节目,我们能不信吗?”魏则西很快在该院肿瘤生物中心李主任的推荐下,接受了美国的“生物免疫疗法”。为了治病,家里不惜举债,但二十多万花了,却没见到任何效果。病情恶化后,家人才意识到,合理的治疗时机已经擦肩而过。魏则西最终还是离开了。

  魏则西在生前录制的视频中说:“我不想死,我21年的奋斗和努力还没有化为光和热,我还有梦想,我想看看这个世界我无法想象如果我(独生子)死去,父母将怎样度过他们的晚年。”

  魏则西2014年患病后,把自己的求医经历发在网上。有网友给他想对策,全校学生、老师也给他捐款,但魏则西却给自己的帖子配了这样的标题:“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当时,武警二院的李主任告诉他,治病的技术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研发的,(治愈)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而这位李主任还看着魏则西的报告单跟他父母说,“保20年没问题”。魏则西很快去查了这个李主任,发现他在电视上不止一次介绍这种疗法。

  “我们一共治了4次,其中3次分别一次性缴费3.5万的,还有一次交了6.8万。但,结果呢?”魏则西的妈妈问记者。

  魏则西写道,“治疗后的几个月,病情就转移到肺了,医生说我撑不了一两个月了。如果不是后来买到靶向药,恐怕没有后来了。”

  钱花了,孩子的病却越治越重,魏则西的爸爸魏海东找到李主任,但对方却说,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保证过治愈率,“他还让我们接着做,做多就有效果了”。

  美国的留学生帮魏则西查询后才把问题弄明白。“生物免疫疗法这个技术在国外因为效率低,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没医院用这种技术,到国内却成了最新技术,“然后各种欺骗”,“等我找到真正靠谱的技术,家里却山穷水尽了”。魏则西写道。

  魏则西的父母证实帖子系他们发布。魏海东说,则西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大家,“是为了防止他人被不实信息诱骗”。

  “我们在武警二院治疗的时候,天津的、东北的、广东的,哪的人都有,每次二十多人,都说从百度上找过来的,家家条件都不好。”魏则西的母亲说,患者间很少交流疗效,都是各看各的病,她并不知道其他人疗效如何,“只能说我们的不好”。

  5月2日,深圳源正细胞医疗技术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周向军博士证实,则西之死中涉及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DC-CIK疗法,是美国2000年就淘汰的技术。淘汰的技术原因是CIK不含肿瘤特异性T细胞,临床试验没有发现治疗效果。

  魏则西的死亡,DC-CIK细胞免疫治疗技术这个专业术语,成了人们议论的热词。

  DC-CIK细胞免疫治疗技术是将患者体内的两种免疫细胞——树突细胞(DC)和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CIK)抽取出来,培养、扩增后再回输到患者体内,相当于增加攻打肿瘤细胞的“士兵”,从而增强患者的抗癌能力。

  记者采访多家医院人士发现,DC-CIK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实践中已被大规模应用于临床,且明码标价进行收费。

  第三军医大学全军免疫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吴玉章说,DC-CIK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只能免费试用。

  在2013年,国家卫计委官网曾将“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列为涉及重大伦理问题,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经规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一步验证的医疗技术之一。

  1日下午,“百度推广”率先对魏则西一事做出回应:“该医院(武警二院)为公立三甲医院,其提供给百度的资质齐全”。百度称,得知此事后,他们立即和魏则西爸爸取得联系。

  当天,记者再用百度搜索查询魏则西生前的就医信息时,发现同时符合“武警二院”、“滑膜肉瘤”等关键词的搜索结果已经鲜见,一些符合结果的网址已经被限制访问,无法打开。

  魏则西的母亲说,在百度发布回应的过程中,她从头至尾没接到过来自百度的电话,“之前是百度引导我们来就医的,现在他们没联系我们就发微博,还说联系我们了,这点让人反感”。

  而网友质疑的焦点,是百度搜索通过收取竞价费用决定医疗机构在网络搜索排名的商业模式,造成广告信息和有效信息的实际混淆。

  2日凌晨,百度发布第二条回应微博称,如调查结果证实武警二院有不当行为,百度会全力支持魏则西家属维权。

  和网上的一片喧嚣相比,五一假期期间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2层肿瘤科外格外冷清,走廊灯都没开。

  挂号大厅悬挂的就医流程索引图里,显著地出现了“肿瘤生物中心”这个名字,这就是魏则西生前一直就诊的地方。记者按照索引图的指引,来到医院东院寻找“肿瘤生物中心”时,却先在一楼找到一块写着“生物诊疗中心”的牌子,而另外一张放假通知上,落款则写着“生物中心”。一个科室怎么有三种称呼?一位护士称,这都是指“肿瘤生物中心”。据其介绍,记者之前找到的肿瘤科,是负责化放疗等传统医疗手段的,而“肿瘤生物中心”,是从肿瘤科里划分出来的科室,只负责生物免疫疗法,是传统医疗手段的一种辅助手段。

  随后,记者在“肿瘤生物中心”走廊上,看到介绍治疗手段的展板,其中提到了院方给魏则西使用的“DC+CIK”细胞免疫疗法。一位医护人员证实,此前的确接诊过名叫“魏则西”的病人,但魏则西的主治医师李志亮已于去年退休。

  记者从医院电子屏上看到,目前李志亮仍出现在值班表中,他作为生物中心的副主任医师,周一至周六全天接诊。

  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称,给魏则西治病的,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诊疗技术,但经斯坦福医学院核实,该校从未与任何一家中国医院有从事细胞治疗的合作。

  公众号“有槽”进一步报道称,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到武警二院官方网站,网站备案信息显示为个人,网站注册信息,则显示为一家名叫“康新”的医院投资管理公司,“康新”管理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色的肿瘤专科医院,而给康新公司提供医疗技术的,是一家名为“柯莱逊”的公司。“柯莱逊”的老板,是莆田系的一员。

  莆田系是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福建莆田人在全国各地开设私立医院,并逐步抱团形成一定的组织规模。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公立医院将不赚钱的科室外包的时候,莆田游医借机登堂入室,成为正规医院的“医生”。

  记者拨通展板上的健康热线。针对肿瘤生物中心被武警二院外包给一家莆田系公司的说法,“生物中心”值班护士否认说:“我们就是医院的(科室)。”